始于去年四季度的硅谷裁员潮愈演愈烈。日前微软启动万人级裁员,约占其员工总数的5%。除了微软以外,亚马逊预计裁员18000人,meta裁员11000人,云计算巨头salesforce裁员7000人,特斯拉裁员6000人,推特裁员3700人。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回顾此次科技行业的裁员行动,共计约6万人在一年时间内离开硅谷。第一财经记者发现,领英(linkedin)平台上不乏来自谷歌、meta的中国籍员工已公开发文表示被裁,并称若无法尽快找到愿意支持h1b签证的新雇主,留美身份就会存在问题。亦有两名科技大厂人员对记者称,此次裁员潮遍及各个部门,并无特定规律。meta在2022年11月宣布将削减11000个工作岗位,但在此次裁员之后,员工人数仍比2020年初高出50%。多数机构预计,科技巨头的业绩压力仍将持续,裁员潮仍将持续。这究竟会否成为加速经济衰退的导火索?

硅谷裁员潮暂难影响整体就业

2022年,大型科技巨头的总市值缩水高达约2.5 万亿美元。按市值计算,微软、谷歌母公司alphabet、meta、特斯拉等下跌10%~60%。美联储激进加息导致成长股杀估值、美元飙升打击科技股海外营收、经济衰退压力攀升,这些都对科技巨头构成打击,利率上升也会给那些报告高增长但没有利润的公司带来压力。

软件公司salesforce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在今年1月宣布裁员8000人的决定时表达了悔意:“随着我们的收入在疫情期间加速增长,雇佣了太多的人,导致了我们现在面临的经济衰退,我对此负责。然而,在裁员之后,salesforce仍将比三年前疫情开始时多出约2.3万名员工,增幅达47%。

有观点认为,眼下的科技股暴跌、裁员潮蔓延与2000年有许多相似之处 。2000年美联储加息、业绩不及预期、微软反垄断判决令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大量互联网公司破产倒闭,大规模裁员接踵而至。2001年,近200万人被解雇,这是有记录以来裁员人数最多的一年。美国科技重镇加州旧金山的失业率飙升至7.5%的高位,远超现在的2.3%。

为拯救经济,当年美联储开启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降息周期,降息次数多达13次;美国政府出台大规模减稅政策,刺激消费支出上行,并加大政府支出,推出首付援助和零首付等措施,支持首次购房家庭,引导房地产市场走强。

不过,高盛早在去年四季度认为,各界对于科技大厂裁员的衍生影响有所夸大。该机构提及,几家科技公司高调宣布裁员的消息得到了媒体的大量报道,引发了担忧,即这些裁员可能是更广泛的劳动力市场恶化的早期迹象。但高盛分析了三个原因论证这可能并非是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的迹象。

首先,科技行业只占总就业人数的一小部分。例如,即使“互联网出版、广播和网络搜索门户”行业的所有员工立即被解雇,失业率也会上升不到0.3个百分点。因此,对整个劳动力市场的拖累很小。即使在更宽松的科技就业定义下,包括“计算机设计和服务”和“电子购物”等子行业,其中许多员工(例如计算机维修、仓库工人和送货司机等)并不是目前裁员集中的典型“科技”角色,科技就业份额也仅为2.8%。

其次,科技行业的职位空缺仍远高于疫情前的水平,被解雇的科技工人应该有很大机会找到新工作。

第三,科技行业的裁员人数在过去时常激增,但总裁员人数却没有相应的增加,从历史上看,这并不是整体劳动力市场恶化的领先指标,其他行业的裁员似乎仍然有限。劳动力市场的主要问题仍是劳动力需求太强(尤其是受益于开放的服务业),而不是太弱。

科技股财报逆风重重

英国《金融时报》lex专栏如此形容科技巨头——美国科技股潦而不倒(down but not out)。这可能是因为这些公司仍控制着世界上最赚钱的业务,例如社交媒体、智能手机、电子商务、云计算和搜索。

尽管如此,2023年科技股的“成绩单”并不会太好看,业绩承压的格局很可能要持续一段时间。关键在于,人们对数字服务的需求下降,这种需求曾因疫情而膨胀。亚马逊和salesforce都承认他们在疫情期间招聘得太快了。但随着高利率及通胀带来的高昂成本,企业也要重新把会计帐簿弄得"有效率”。

此外,科技巨头面临越来越大的行业竞争。苹果ios的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中的隐私功能更新后,光在2022年就影响了meta近100亿美元的广告收入。alphabet和meta也面对日益剧烈的广告竞争。根据insider intelligence,到2024年,预计美国成年用户每天花在tiktok 上的时间最多(平均48分钟),其次是youtube(46分钟),snapchat 和instagram(31分钟)和facebook(27分钟)。

本周财报忙季拉开序幕,科技巨头即将公布盈利业绩,包括亚马逊、苹果、alphabet和meta。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华纳(joshua warner)对记者表示,短期来看,支撑这些公司估值的增长前景依然黯淡,因为通胀和利率升高,让消费者和企业支出承压。通胀去年见顶,现已放缓,但仍远高于美联储2%的目标,利率还将攀升,并维持在高位。因此,从科技和网购乃至云计算和广告的所有需求都被抑制,而不断上升的成本也持续蚕食业绩。

具体来看,1月24日发布财报的微软表现不佳,2023财年第二季度(美国财年始于10月)净利润为164亿美元,净利润同比下降12%。微软近一半营收来自美国以外市场,美元汇率走强对微软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meta在2022年大受打击,这是因为广告需求的放缓严重打击了社交媒体股票,因此去年meta的市值蒸发了近三分之二。低廉的股价吸引了买家重新进入市场,但市值仍远远不及去年同期市值。

预计meta公司公布业绩时,将会报告销售额连续第三个季度下降,盈利连续第五个季度下降。华尔街人士预测,公司第四季度的收入和去年同期相比将下降6.2%至315.7亿美元,而每股收益预计将暴跌超过38%至2.25美元。目前,广告市场持续低迷,而且当苹果公司改变隐私政策后,针对用户投放广告的难度更大了;此外,为了应对tiktok等公司更激烈的竞争,meta转向利润较低的视频格式,这些因素都影响着股价。市场认为,facebook的日活跃用户将从9月底的19.8亿下降到2022年底的19亿。

受累于供应链问题和需求疲软,苹果面临的形势也越发艰巨。华尔街预测,本财年第一季度收入将比去年下降1.5%至1220.6亿美元,而第一季度是假日消费旺季,通常是一年中销售最好的季度。这将是三年多来收入的首次下滑,原因是供应链挑战和设备需求疲软,导致iphone和mac销量萎缩。苹果已将其手机产量预期下调300万部,但一些分析师认为影响可能更大。低端机型的需求不如当初预期,而pro和pro max等高端机型也遇到瓶颈,可能导致关键季度的供不应求。

市场预计,另一巨头亚马逊第四季度的收入将同比增长6%,达到1457亿美元(处于该公司1400亿至1480亿美元指引的高端),主要是因为核心的电商部门表现疲弱,但这或被以下高增长部门所抵销——云计算部门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简称aws),prime支持之下的订阅业务以及规模虽小但增长迅速的广告部门。

此前公司已经表示,假日购物旺季的收入将经历有史以来最缓慢的增长。这主要与电子商务的表现有关,随着网购需求持续降温,第四季度的电商收入将连续第二年下降。值得注意的是,aws产生的大部分利润都要用来资助其他的业务,预计该部门的销售额将同比增长22.7% 至218亿美元,尽管表现不俗,但这将是该部门连续第五个季度增长放缓。aws和微软的云计算部门在上个季度均未达到预期,整个行业正在降温,企业为应对严峻的宏观经济状况推迟投资和缩减支出。aws的收入增长预计将在2023年进一步放缓至20%以下。

“从能源到配货,亚马逊正努力削减成本,以应对业务成本的全线上升。该公司在上个季度仅削减了10亿美元的账面成本,低于15亿美元的目标。亚马逊的劳动密集程度远高于竞争对手,自疫情开始以来,该公司的员工规模扩大了一倍有余。如今,随着盈利受压,亚马逊不得不着手裁员。”华纳对记者提及。

尽管科技股压力重重,但自迈入2023年起,纳斯达克100指数自1月初至今涨幅已超过11%。随着市场对经济衰退的担忧逐步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中国重新开放和美联储新一年更为鸽派的乐观态度。“不过需要注意,指数已进入超买区,表明指数即将出现盘整。鉴于本月还有两个交易日,交易者最好沉住气等待合适时机。”他称。

推荐内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