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于2022年10月发布了对2023年世界经济的预测,将日本评为7个主要发达国家中的“优等生”,预测其今年经济增长率为1.6%。这个增长率虽然与去年基本相同,也不算高,但在7国(德国、意大利为负增长,美国为1.0%)中表现上好。与增长率高低相比,imf更看重日本经济连续3年(2021年1.7%、2022年1.7%、2023年1.6%)的稳定增长。还有日本的研究机构较乐观地预测2023年日本经济的增长率为2.5%。

无论是1.6%还是2.5%,在世界经济减速拖累外需、导致出口乏力的背景下,日本要完成“优等生”的作业,必须确保民间企业设备投资和消费这两匹马强势拉动内需,而物价和收入则是影响这两匹马能否顺利起步、前行的重要因素。

物价持续高企


(相关资料图)

去年以来,受俄乌冲突引发的能源、粮食等大宗进口商品涨价等题材的严重影响,日本的物价持续高企。日本总务省今年1月10日发布的2022年12月东京都市区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显示,该指数(生鲜食品除外)时隔40年零8个月再次攀上4%(同比)的高位。1月20日,总务省公布了2022年12月日本全国cpi上涨同为4%。

日本的经济评论家认为,消费者的“负担感”远不止4%,更能反映实际情况的应该是剔除“自有房产的房租(虚构的房租)”后的指数。因此,东京都的“体感”物价指数同比涨幅应为4.9%,日本全国2022年12月的“体感”物价指数同比涨幅应为4.5%。

虽然进口能源引发的涨价潮暂时趋于平稳,但是,食品价格上涨将取而代之成为新一波物价上涨的“主角”。最近,由禽流感引起鸡蛋涨价超过3%,一时间成为日本社会的冲击性话题。

日本央行今年1月11日公布的2022年12月“关于生活意识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有94.3%的受访者实际感受到物价高企。这个结果直逼2008年最高的94.6%。

以上可见日本民众对物价的敏感度。不仅民众对于物价波动敏感,企业、政府乃至全社会都关注物价走势,因为物价上涨与通货膨胀紧密相连。一般来讲,物价一旦上涨,回落则比较困难。如果二季度以及其后物价依然持续高位,那么按照目前世界各国市场干预的普遍方法,加息则势在必行。这样的话,势必增加民间企业设备投资的负担,抑制消费,从而对完成“优等生”的作业产生负面影响。

大幅加薪较难实现

再来看看收入情况。2022年以来,日本民众的生活一直承受着高物价的压力,因此日本社会要求企业加薪的呼声越来越高。

今年1月5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出席日本三大经济团体(经团连、经济同友会、商工会议所)和日本工会总联合会的新年活动时强调,“要实现高于通货膨胀率的加薪幅度”,“要以可持续的方式实现结构性加薪”。

今年1月10日,日本经团连在今年“春斗”(春季劳资谈判)指针——《经营劳动政策特别委员会报告》最终草案中要求会员企业作为“企业的社会职责”,将超过物价上涨水平的大幅加薪纳入考量,并提出中小企业可适当地价格转嫁。此外还要求改善非正式员工的待遇,“有必要力争与正式员工的待遇保持平衡”。

经团连会长十仓雅在当天的记者会上表示,“必须在整个供应链实施加薪”。不论企业规模大小,要在各行业实现加薪。

这个草案于1月17日正式公布,既是“春斗”的指导性文件,也是对首相岸田要求企业加薪的积极回应。

从以上信息可以观察到,除要求高于物价上涨水平的大幅加薪外,还要求全供应链、不论企业大小“普涨”工资,包括非正式员工。另外,在要求占用工比例70%的中小企业加薪的同时,为改善它们的经营条件,减轻因加薪而增加的经营成本,认为“适当价格转嫁”不是不可以。这一指导性意见或将中小企业加薪的成本转移至市场,进而推动物价上涨。

实际上,指导性意见认为可以“价格转嫁”是一回事;能否“价格转嫁”则是另一回事,只有中小企业“冷暖自知”。那些受经营成本过高困扰而导致亏损的中小企业,即使想以“价格转嫁”方式加薪,恐怕也无多余“头寸”(流动资金)可转。

日本野村证券预测,日本全国总共19大行业中,运输、通信、汽车、电机、精密仪器等14个行业盈利,而服务、钢铁、有色金属、金融等5个行业将亏损。在企业盈亏“良莠不齐”的情况下,要实现“整个供应链”同步、同标准加薪恐怕不现实,特别是用工大户的中小企业更加困难。

日本“城南信用金库”和《东京新闻》于1月10日至13日向738家中小企业(东京都和神奈川县的城南信用金库的客户)做了询问调查,有72.8%的受访企业回答,“没有今年加薪的预算”。加薪困难的理由之一是,成本增加至不足以“价格转嫁”。

1月24日举行企业经营者与工会参加的“劳资论坛”,标志着今年“春斗”的序幕拉开。日本工会总联合会提出今年“春斗”的加薪目标为5%,日本的民间机构则预测工资平均增幅为2.85%。虽然离工会的要求相差甚远,但这个预测增幅如果能够变现的话,将是1997年以来的最高工资涨幅。即便如此,仍然低于2022年3%的物价涨幅以及2023年4%的物价预测涨幅,离日本政府要求的“高于物价上涨的加薪幅度”尚有差距。

不管加薪的幅度是多少,都会产生两个问题。

一是企业盈利无法消化的加薪成本将传导给市场,导致商品涨价,推动通货膨胀,形成“工资成本型通货膨胀”。

二是“寸头”周转困难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无能力给员工加薪,或加薪幅度不及大企业,那么这些企业的员工、非正式员工以及领社保金人员将遭受“工资成本型通货膨胀”的冲击,收入差距会更加拉大。其结果是,面对物价持续高企和收入相对减少,这部分民众只得以“惜购”的方式维持家庭生活,形成“工资减少型通货紧缩”。

实际上,不仅是收入相对减少的民众“惜购”,面对令人不安的、不确定的物价走势,收入增加的民众也在考虑“惜购”。

日本总务省今年1月10日发布的关于2022年11月消费支出的统计结果显示,当月的消费支出同比减少1.2%,其中,食品类减少2.9%,生鲜鱼虾贝类减幅高达16.1%。

日本一机构于2022年12月12日在日本全国就“依靠节约的生活防卫”这一问题进行了民意调查。结果显示,面对高企的物价,有67%的受访者回答“在过去一年(2022年)为生活防卫而节约”,节约支出的项目依次为“食费”72%、“娱乐费”48%、“被服费”39%、“公共费用”37%、“交际费”34%等。在预计2023年物价继续上涨的情况下,节约支出的项目依次为,“食费”54%、“娱乐费”39%、“被服费”33%、“公共费用”30%、“交际费”29%等。

从以上的统计数据和民调结果可以看到,日本民众面对物价高企的自律意识。这种意识是对物价波动的本能反应,是日本民众长期养成的、特有的习惯性反应,与加薪与否、加薪多少关系不大,并且影响着日本的消费和市场走势;这种意识可能诱发通胀,也可能导致通缩,具有潜在性和不确定性。

在2023年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外需疲弱的环境中,日本经济的增长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内需驱动。但是,物价与收入的题材叠加所催生的通胀和通缩交织的悖论型结构,或将给投资和消费这两匹拉动内需的马顺利启动和前行增添较大的不确定性,进而对于日本完成2023年经济“优等生”的作业产生负面影响。

(作者系自由撰稿人、法学博士)

推荐内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