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京商报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在同行业企业迪芬尼、豪恩声学ipo告败后,电声产品制造商天键电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键股份”)也向a股发起进攻,如今排队近11个月,公司将在11月11日迎来上会大考。对于天键股份而言,闯关资本市场并非易事,报告期内公司营收重度依赖哈曼集团,其中今年上半年超六成营收离不开哈曼集团的支持。此外,在ipo闯关关键期,天键股份今年上半年以及前三季度净利都出现大幅下滑,前三季度净利降超七成。面对上述问题,天键股份ipo最终能否过关也还要打个问号。

过半营收来自哈曼集团

业绩大增的背景下,天键股份递交了申报材料,欲登陆创业板。排队近11个月,天键股份将在11月11日迎来ipo大考。

招股书显示,天键股份主营业务为微型电声元器件,消费类、工业和车载类电声产品,健康声学产品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公司主要产品为各类耳机产品。

从主营业务收入按产品类别构成来看,耳机产品为天键股份贡献九成左右营收。2019-2021年,耳机产品实现销售收入分别约为4.77亿元、11.8亿元、12.89亿元,占比分别为86.3%、94.14%、91.73%。在天键股份耳机产品中,又包括头戴式耳机、tws耳机、入耳式耳机三类,其中头戴式耳机贡献营收占比在逐年走高,2021年该产品实现销售收入6.71亿元,占比47.74%,当年tws耳机、入耳式耳机销售收入占比则分别为35.76%、8.23%。

整体来看,2019-2021年,天键股份业绩增势较猛,其中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5.54亿元、12.56亿元、14.11亿元;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827.95万元、8060.23万元、1.36亿元。业绩大增之下,天键股份在2021年12月开始申报上市,而公司业绩大涨背后,“金主”哈曼集团功不可没。

数据显示,2019-2021年,天键股份对哈曼集团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48亿元、7.85亿元、8.28亿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6.75%、62.47%、58.71%。另外,据天键股份披露的2022年半年报数据,当期对哈曼集团的销售收入为3.06亿元,占比62.07%。

天键股份还预计2022年全年对哈曼集团的销售收入为7.2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为57.57%。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ipo公司对单一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超50%会被认定为重大依赖,这种情况也是监管层在审核时的重点,不过不是必要障碍。

客户与供应商重叠

报告期内,天键股份还存在客户与供应商重叠的情况。

2019-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天键股份均存在客户与供应商重合的情形,合计销售金额分别为952.53万元、1090.68万元、963.91万元、1508.26万元,合计采购金额分别为391.2万元、1273.89万元、6529.26万元、7141.87万元,涉及公司包括pan-internationalelectronics(m)sdnbhd(以下简称“pie”)、赣州金腾电子有限公司、湖南安克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于都县华冠电子有限公司等。

以pie为例,2021年天键股份向其采购了pcba、线材,采购金额606.96万元,当年还向其销售麦克风、扬声器等配件,销售金额995.43万元。

针对天键股份客户与供应商重叠的情况,深交所也曾在二轮问询中进行过追问,要求公司说明向相关供应商采购是否影响独立性等。

天键股份表示,公司客户与供应商重叠情况的交易包括独立购销业务及委托加工业务。对于与pie的交易背景及原因,天键股份进而指出,摩托罗拉分别向公司与pie下达手咪及对讲机产品的订单,因原材料采购配套需要,推荐均已经认证为摩托罗拉合格供应商的天键股份和pie相互供应相关原材料,该交易具有合理性及必要性,且采购及销售交易价格为市场公允价格。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ipo公司中,客户与供应商重叠,这其中容易引发利益输送的问题,这也是监管层关注该情况的原因。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天键股份董秘办公室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前三季度净利降超七成

2022年作为天键股份冲a的关键年,公司业绩却并不理想。

在2019-2021年业绩大增后,天键股份今年业绩降幅明显,其中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4.93亿元,同比下降24.96%;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938.75万元,同比下降53.79%;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约为3197.13万元,同比下降31.92%。

对于公司上半年净利下滑的原因,天键股份表示,因营业收入同比下滑,同时大量新产品开发导致的研发投入大幅增长以及由美元升值导致远期结售汇业务引起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和投资收益变动较大。

除了上半年业绩不理想之外,今年前三季度,天键股份实现营业收入约为8.04亿元(未经审计),同比降低28.55%;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821.26万元(未经审计),同比降低77.71%;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5565.44万元(未经审计),同比降低40.28%。

另外,天键股份预计2022年全年可实现营业收入及扣非后归属净利润仍将同比下滑,但下滑幅度较2022年前三季度收窄。天键股份称,主要因公司新旧项目切换尚未完成、研发投入下半年环比增长、俄乌战争持续导致公司未取得销售至俄罗斯的订单,以及由于汇率变动导致公司远期结售汇业务对业绩产生不利影响导致。

在公司业绩大降的背景下,天键股份最终能否获得监管部门放行也引发市场关注。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自2020年以来,电声产品制造商掀起上市热潮,迪芬尼、豪恩声学也曾先后申报a股上市,不过均以撤单收场。按照天键股份给出的同行业可比企业,包括歌尔股份、漫步者、佳禾智能、朝阳科技等8家,其中最近上市的还是2020年4月17日登陆a股的朝阳科技。

经济学家王赤坤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视听娱乐需求、消费电子配套性需求和消费升级衍生的创新需求拉动下,电声产品制造商亟需在产能扩建、技术升级和产品创新上投入大量资金,为满足公司发展的资金投入需求,扩大市场份额,行业内企业开始不断拓宽公司融资渠道,谋求ipo。

北京商报记者马换换

推荐内容

网站地图